阮葵生經典語錄
阮葵生簡介:
阮葵生(1727—1789),字寶誠,號吾山,清代淮安府山陽縣人(今江蘇淮安市楚州區),乾隆壬申科舉人,辛巳會試以中正榜錄用,以內閣中書入值軍機處,歷任監察御史、通政司參議、刑部右侍郎,是清代乾隆時期有成就的詩人、散文家和法學家。阮葵生出身於翰墨世家,天資早慧,智力過人,幼年就矢志篤學。據《山陽縣誌》記載,他“生而才識卓越,為文下筆立成”。孩提之年的阮葵生,小名叫大寶,弟弟阮芝生叫二寶,因父親供職外省,兄弟倆一起從師受業。有一天,老師因事外出,他們就頑皮起來,竟忘了溫習課業.老師回來發覺後,為了懲戒今後,就故意用他兄弟倆的名字出聯囑對,上聯曰:“葵生芝生,一對畜牲。”芝生急得瞠目結舌,而葵生卻不慌不忙,略加思索,即脫口對出下聯:“大寶二寶,兩個活寶。”工穩嚴整,堪稱絕妙,深得老師讚許,人皆以“神童”呼之(一說是其父屬對——編者)。乾隆十七年(1752年),阮葵生鄉試中式,二十六年(1761年)會試南官得副選入幃,兼三館纂修,以內閣中書入值軍機處,歷官刑部郎中、河南道監察御史、通政史參議。因其“治獄以明察平允見稱於時”,誥授光祿大夫、刑部右侍郎加四級。他居官清正,為人有節,“耿直不面諛人,人有過而面斥,退而相忘”;及官刑部二十多年,“熟精法律,屢決大獄”,為“刑名總匯熟諳之員”。阮葵生博聞強志,多才豐藝,一生交遊極廣。居官刑部後,被朝野上下譽為“司寇公”。他雖“晝夜訊供無少閒,而校書和詩如常”。他在京都還把自己的書齋命名為“瓶花書屋”,作為文翰薈萃的場所。他同《閱微草堂筆記》作者、禮部尚書紀曉嵐,《四庫全書》編纂之一、榜眼出身的陳萬青等人,唱和詩詞,往來甚密。阮葵生一生生活儉樸,好善樂施。京師有座“松筠庵”,是明朝楊繼盛的故宅,後改為祠堂。因其年久傾圯,阮遂邀同人捐資修復。他還在北京“改建淮安會館,鄉人謁選應試赴都者,皆助以道義”,因此深得世人景仰。據史載,阮葵生有一次因祀祭天壇墜馬受傷,乾隆帝聞之,特諭“此後乘轎勿騎馬”。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阮葵生因體態肥胖,步履維艱,不幸患“中風”(即腦溢血)歿於京師,享年六十二歲。
共2個句子:
可能感興趣的其它名人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