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暢的指,放緩了的嗓音,像是全身心地寵溺了誰,卻對那個誰無可奈何。
DEAR GOD,那樣傾訴的語氣,全身心的交付,傾盡了所有的溫柔,給了誰的上帝。
停止的符鍵,微涼的指,順著的琶音,蒼白的色。
沉默,空白,舒緩的走向,末途的茫然,窗外皚皚的白雪。
不見止卻的呼吸,卻又響起,暖了一室的,
祈禱。

評論分享
句子的作者/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