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青春盛年的一場煙火,縱然繁華落盡,也曾是聲勢浩大到勝過這萬千星輝。他贈了我一場此生再也無法複製的盛大愛情,此後,無論我同誰過完這一生,他都會張狂的存在於我記憶深處,狂妄地撒野。我怎會不知道?他拿命為愛祭旗,我成了敗軍的將,潰不成軍後,終這一生,再也無法回訪。

評論分享 (1)
我愛他,可他不在乎我。他的眼裡,從來,沒有我。
句子的作者/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