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酒在家走卻別年看到我自己,如果孔子是待沽的玉,則我開月是當有待斟的酒,以一生的時間去醞釀自己的濃度,所等待的只是當有一剎的傾注。

評論分享
句子的作者/出著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