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什麼時候從醫院回來啊” 妹妹天真的問道,而姐姐已經知道母親不會再回來。人注定要死。但要去接受這個事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能眼睜睜的……!” 父親深深的嘆息。對於父親來說,如妻子這般所愛的對象從前不存在,以後也不會有。而漸漸在女兒身上出現的妻子的面影,既是祝福也是詛咒。

評論分享
句子的作者/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