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眉心至鼻樑,一道褐紅色的傷疤將那張臉完完整整的分割成兩半。但你無法說這張臉是醜陋,那被分成兩半的臉,兩邊都是極為秀氣漂亮的,可你也無法說這張臉是美麗,那……是一種破碎的美,那種碎仿佛是裂在你的心口,不時的扯痛著你。

全文: 
“我總是對這個蘭息公子不能放心。”林璣仰首看著高台之上的兩人,以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輕輕說道。

徐淵聞言回首看他一眼,眼中的神色帶著告誡。

“可是……也只有他那種雍容高華才配得上王。”修久容的目光依然落在高台之上,那兩人,不立高處也自讓人仰望。

立於最末的久微聞得此言,不由看著站在他前面的修久容,那臉上的神情似有些茫然,有些落寞,還有一些夾著一絲不明所以的由衷歡喜,而那張臉……從眉心至鼻樑,一道褐紅色的傷疤將那張臉完完整整的分割成兩半。但你無法說這張臉是醜陋,那被分成兩半的臉,兩邊都是極為秀氣漂亮的,可你也無法說這張臉是美麗,那……是一種破碎的美,那種碎仿佛是裂在你的心口,不時的扯痛著你。
評論分享
句子的作者/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