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草珂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無數,枝上有黃鸝。我欲穿花尋路,直入白雲深處,浩氣展虹霓。祗恐花深里,紅露濕人衣。”
她啟唇而歌,聲音清越,直入雲霄,身形也隨歌而舞,翩若驚鴻,矯若游龍,白綾在空中翻飛,衣裙飛揚於夜風中,仿若天女飛舞。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謫仙何處,無人伴我白螺杯。我為靈芝仙草,不為朱唇丹臉,長嘯亦何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歸。”

評論分享 (2)
不錯
啥鬼,拜託收集這個句子的人多讀點書,這又不是傾泠月寫的詞,出自黃庭堅的《水調歌頭》好嗎-_-||
中間那段文言文出自曹植的《洛神賦》
句子的作者/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