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怒,是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

——
評論分享 (13)
嫉妒,是用別人的快樂 來傷害自己。
好經典
以前可以收放自如的我現在就像個低能兒
發怒,也可能是在用別人的正確來懲罰自己。然而,不論如何,這都是種懲罰,對自己無力的,下意識的,同樣低級的掩蓋。
對於別人的行為發怒就像對在我們前進路上的石頭生氣一樣沒有意義,對於大多數人,正確的做法是:我不要改變他們,我要利用他們
— —叔本華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才是最正的三觀
對於別人的行為發怒就像對在我們前進路上的石頭生氣一樣沒有意義,對於大多數人,正確的做法是:我不要改變他們,我要利用他們
— —叔本華
啥是德?
可能是吧,我很了解自己,所以不會發怒
很多人知道這句話,但是依然不能自已~
難受的自己,荒唐的也是自己
偶爾的發怒是需要的,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底線。
如果和別人站在不同高度,發怒自然沒必要。
句子的作者/出處

其它推薦句子/經典語錄

喜歡句子“發怒,是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的用戶可能會喜歡下面的句子:

darkness in my eyes but lights up in the sky

不要浪費今天的時間去擔憂明天,明天在哪裡完全取決於今天的你在乾什麼,怎么乾,幹得怎樣

我怕的不是六月的小考,而是六月的離別,我怕的不是九月的新面孔,而是再也見不到我想見的那個人。

一個人,生活可以變得好,也可以變得壞;可以活得久,也可以活得不久;可以做一個藝術家,也可以鋸木頭,沒有多大區別。但是有一點,就是他不能面目全非,他不能變成一個鬼,他不能說鬼話、說謊言,他不能在醒來的時候看見自己覺得不堪入目。一個人應該活得是自己並且乾淨。

所有的初戀都是醜小鴨,我們會懷戀當時的脆弱和寒磣;後來的愛情,是羽化了的天鵝,醜小鴨的階段卻是避不過的。

聞君攜酒西域來,吾開柴門掃蓬徑 先偷龍王夜光杯,再采天山萬年冰 猶是臨水照芙蓉,青絲依舊眉籠煙 捧出蒙塵焦尾琴,挽妝著我湘綺裙 啟喉綻破將軍令,綠羅舞開出水蓮………

Nothing can help us endure dark times better than our faith.沒什麼比信仰更能支撐我們度過艱難時光了。

如果某個男子主動替你拎包,讓你在道路的裡面走,主動為你拉椅子,不要因此而感激涕零。這只能說明他之前有無數個女朋友教過他這一點。越是細節完美的男人,對女人而言越是挑戰。

每段青春都會蒼老,但我希望記憶里的你一直都好 。

是你先開口,讓我先放手。

那是你在逃避,只要你跑的夠快,孤單就抓不住你。但有一天你會累的跑不動,孤單不會,它遲早會追上你。

那樣的笑容里什麼都有,但又什麼都沒有,那樣的笑容誰都在,也因此,誰都不在。

感情最折磨的不是別離,而是感動的回憶讓人很容易站在原地,以為還回得去。

貧窮的記憶,在事過境遷之後,像黑白片一樣,可能產生一種煙塵朦朧的美感,轉化為辛酸而甜美的回憶。

有些人,他們的心田只能耕種一次,一次之後,寧願荒蕪。後來的人,只能眼睜睜看它荒蕪死去。何必可惜?曇花一現的驚艷,只要出現一次已經可以。荒蕪的本身就是一種保留。因為靜默,你永遠不會了解它蘊藏了怎樣深沉如海的情感。

我存於這俗世煙火的浮世,我愛這時光倒影的浮城。

對於人際關係,我逐漸總結出了一個最合乎我的性情的原則,就是互相尊重,親疏隨緣。我相信,一切好的友誼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刻意求得的。我還認為,再好的朋友也應該有距離,太熱鬧的友誼往往是空洞無物的。

我還要經歷多少次,連再見都來不及說的分離

螃蟹在剝我的殼,筆記本在寫我。漫天的我落在楓葉上雪花上。而你在想我。

是誰勾起了戰火是誰覆滅了六國誰讓百姓處於水深火熱誰點燃我心中那團怒火無法再見你回眸舉杯澆愁愁更愁仗劍天涯只為牽你的手何時能再感受你的溫柔你的笑靨是否還那么純潔無瑕那彎柳眉依然時刻縈繞在心上今當遠離涕臨的淚卻不知在哪反彈琵琶 奏一曲易水寒你的眼淚是否還為

懷舊,不是因為那個時代多么好,而是那個時候,你年輕。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表白或被表白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結局不是談一次戀愛,而是少一個朋友。

這么凶的丫頭,我是要娶你還是要娶你還是要娶你呢。

以前我以為有一種鳥一開始就會飛,飛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實它什麼地方也沒去過,那鳥一開始就已經死了。我曾經說過不到最後一刻我也不會知道最喜歡的女人是誰,不知道她現在在乾什麼呢?天開始亮了,今天的天氣看上去不錯,不知道今天的日落會是怎么樣的呢?

你歷經一些事便以為自己無堅不摧,但生活總有無數種別的方式再次讓你輸得狼狽

本句子/語錄“發怒,是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共有16個字,被閱讀1252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