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參加社會時,每個人都交給了社會一些權力,只要社會不消失,這些權力就不能重歸於個人手中,而是繼續留在社會中; 如果不是這樣,就不會有社會,也不會有國家,而這是與原來的協定相悖的。同樣地,如果社會已經把立法權交給了議會,由他們和他們的後繼者來繼續行使這些權力,並給議會規定產生後繼者的範圍和職權,那么,只要政府不消失,立法權就不能重新回到人民手中; 因為他們已經賦予了立法機關以權力,並且讓立法機關永遠存在,那么人民放棄的政治權力就不能再收回了,而只能給予立法機關。但是如果規定了立法存在的期限,讓這種權力只是暫時被任何個人或議會所擁有,或如果掌權的人由於濫用職權而喪失權力,那么在喪失權力戒者規定的期限到了的時候,社會可以重新擁有這些權力。

評論分享
句子的作者/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