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就像魔術師從他的帽子裡拉出的一隻白兔。只是這白兔的體積極其龐大,因此這場戲法要數十億年才變得出來。所有的生物都出生於這隻兔予的細毛頂端,他們剛開始對於這場令人不可置信的戲法都感到驚奇。然而當他們年紀愈長,也就愈深入兔子的毛皮,並且待了下來。他們在那兒覺得非常安適,因此不願再冒險爬回脆弱的兔毛頂端。唯有哲學家才會踏上此一危險的旅程,邁向語言與存在所能達到的頂峰。其中有些人掉了下來,但也有些人死命攀住兔毛不放,並對那些窩在舒適柔軟的兔毛的深處、盡情吃喝的人們大聲吼叫。

全文: 
綜合我上面所說的話,簡而言之,這世界就像魔術師從他的帽子裡拉出的一隻白兔。只是這白兔的體積極其龐大,因此這場戲法要數十億年才變得出來。所有的生物都出生於這隻兔予的細毛頂端,他們剛開始對於這場令人不可置信的戲法都感到驚奇。然而當他們年紀愈長,也就愈深入兔子的毛皮,並且待了下來。他們在那兒覺得非常安適,因此不願再冒險爬回脆弱的兔毛頂端。唯有哲學家才會踏上此一危險的旅程,邁向語言與存在所能達到的頂峰。其中有些人掉了下來,但也有些人死命攀住兔毛不放,並對那些窩在舒適柔軟的兔毛的深處、盡情吃喝的人們大聲吼叫。

  他們喊:“各位先生女士們,我們正飄浮在太空中呢!”但下面的人可不管這些哲學家們在嚷些什麼。

  這些人只會說:“哇!真是一群搗蛋鬼屍然後又繼續他們原先的談話:請你把奶油遞過來好嗎?我們今天的股價漲了多少?番茄現在是什麼價錢?你有沒有聽說黛安娜王妃又懷孕了?那天下午,蘇菲的媽媽回家時,蘇菲仍處於震驚狀態中。她把那個裝著神秘哲學家來信的鐵盒子很穩妥地藏在密洞中。然後她試著開始做功課,但是當她坐在那兒時,滿腦子想的都是她剛才讀的信。
評論分享 (1)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悲傷或者快樂,我們不能用自己的觀念去評價,沒有什麼東西是永遠正確或者錯誤的。如果你對此深信不疑,那么你就已經錯了。
句子的作者/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