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木德經典語錄
塔木德簡介:
猶太教口傳律法的彙編,僅次於《聖經》的典籍。主體部分成書於2世紀末~6世紀初,為公元前2世紀~公元5世紀間猶太教有關律法條例、傳統習俗、祭祀禮儀的論著和註疏的匯集。從整體看,反映7世紀前猶太教的宗教信仰、口傳律法、倫理規範和社團生活的歷史發展。《塔木德》是以六卷《密西拿》為主體的闡釋和辯論展開的一本宗教典籍,但它不像你去讀一本《新約》或《古蘭經》可能得到的體會,一個系統進入耶路撒冷猶太經學院的學生是不會覺得自己在涉足某個和世俗無關的領域的。因為任何一個正統猶太人都已把猶太法典的思考融合進自己生活的每一處,換個說法,每個塔木德式猶太人都有能力把任何一個世俗的生活細節,演變成神聖的秩序,這個秩序直接歸上帝負責。六卷密西拿律法書可以做為最主軸的口頭律法而放在這裡予以討論,它們分別是:(1)種子(Zeraim):如果我們看到這一卷所包含的內容,我們就不難理解它所希望教導的肯定是涉及以色列土地上的農業問題,例如,混種(Dammai)的農事以及安息年(Shebiith)的農事法,都毫無疑問在表達這個想法。顯然,以色列是上帝給自己選民的應許之地。這種關係在古代人的觀念里,首先是確保土地的聖潔(請記住:古代猶太教仍然存在於某種以農業為基礎的社會中),這種聖潔又直接標誌著那塊土地以及在其之上的莊稼都必須被賦予特殊的規則。儘管我們發現現代猶太人的農業問題已經不再成為他們主要關心的問題了(雖然我們現今的糧食危機成為這個時代的焦點),猶太人後期的散居生活使他們重新考慮自己在以色列土地外的農事問題。在種子卷里,我們不能迴避的是為什麼祝禱書(Berachoth)會被放進這個卷中?我們難道能找出它和農事主題的聯繫比其他卷里的其他問題更強烈嗎?(最值得關切的一種解釋是:在祝禱書(Berachoth)的議題上,人們發現各種伯爾哈(祈禱式)和農業問題甚至無法分開的。)(2)節期(Moed):上面的農業問題被賦予空間意義上的神聖,然而,由於農事活動本身和曆法有著緊密的聯繫,尤其是在人們把收穫奉獻到聖殿之時,這種神聖的概念也同時被賦予給了時間。按照學者雅各布.紐斯訥的說法就是“在那裡被劃出一個神聖的空間,人們必須在神聖期間處於其內”,所以,我們看到了“安息日書”(Shabbath)以及“朝聖書”(chagigah)等等。顯然,聖人們為聖潔的生活指出了確定的節日、以及在這些節日中必須保持的禮儀和活動。這些節期和以色列土地上的農曆放在一起考慮,成就了猶太教曆法和以色列人、以及他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的最大時空體系。(3)婦女(Nashim):我們看到人們在田地里或節日裡確保自己神聖后對家庭的觀點,在這個卷落里,我們發現了女人和男人的關係,而這種關係成為人們處理家庭關係的重要神聖之事。我們甚至讀到了猶太教賦予理想社會的一個模型,這個模型是以家庭為代表,但卻毫無疑問將家庭中的婚姻問題(包括婚姻文書Kethuboth、離婚文書Gittin等等)變成另一類神聖並超乎現實的關注點。(4)民事(Nezikin):家庭之事被拓展到人與人的關係,這種關係涉及經濟事務或各種民事事務,同時確保社會神聖的法庭體系(民事法和刑事法)也被一一確立,所以我們讀到了三門書(首門Babakamma、中門Babametzia、末門Bababathra),我們也讀法庭書(Sanhedrin)等。對讀者來說,我經常論及的中門書就處在這個部分,它們集中體現了猶太法對經濟事務的關心,例如我們確實在中門書里看到了委託問題的討論或古代貨幣政策的討論。(5)聖職(Kodashim)):超越時間意義的聖殿規則被細化,和上帝有關的聖職被一一界定,因此我們看到了祭品(Zebachim)和獻祭(Tamid)的規則,也看到了人們如何處理宰殺動物的規則。(6)潔淨(Teharoth):猶太教的神聖直接和潔淨聯繫起來,潔和不潔都一一被具體規範,任何世俗的接觸都帶來對這一問題的闡釋,所以我們看到人們對器皿做出潔淨的聯繫(Kelim),人們討論女人的例假問題(Niddah)等。
共50個句子:
本頁收錄的《塔木德》經典語錄/《塔木德》經典語句/摘抄根據受歡迎度排序,通過這些《塔木德》語錄可以了解《塔木德》的特色。
可能感興趣的其它作品名句